海底捞 “凶局” ——来自一个 23 年交易员的分析报告

格隆汇 · 2020-10-18
你装,你接着装——对某故事型庄股的最简短评价

作者 | 苏秉林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1


筹码在松动。

这是所有筹码高度集中的庄股,最害怕听到的词,就如同听到大厦崩塌前屋梁的咯吱断裂声。

资本市场做局者很多,多数是些窃铢小贼。

也有骨骼清奇者,妄图一把捞饱的窃国做诸侯者。

这类做局者,要把局做成,就必须用大利益联合维系一群兄弟,高度锁定筹码,然后罔顾宏观、行业的任何问题,罔顾市场的任何质疑,甚至罔顾常识与逻辑,不回头地拉抬股价至近乎疯狂的水平,用枪杆子粗暴 “教育” 全市场: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以此绑架和培养一种信仰:跟着我,有肉吃,任何时候买入都是对的。

等这种宗教般的虔诚终于培养出来,再开始收割——这种收割,往往可以收割很久,而且被收割者的痛感不强。

但,不容易凡。

做这种局,敢藐视一切,把股价拉到上帝都吃惊的水平,其底气与自信,除了讲故事的天赋,其核心依俟者,唯高度控筹,四字而已。

在资本市场,这种局,俗称 “凶局”——谓其过于凶残过于贪婪,局做得太大,想一把捞足捞饱,同时也暗示其路途凶险,极易被自身所设之局反噬,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卿卿性命。

这是一把双刃剑。所谓成也萧何,败亦萧何——这种 “凶局”,成的前提,是筹码高度锁定。

但如败,也一定会败在这个高度锁定——筹码一旦松动,便会如同悬河决堤,一泻千里。

半日跌去 90%,毫不为奇。

尸横遍野,没有人能跑得出来。


2


资本市场的设局,如山岳一样古老。

筹码高度集中,股价予取予求,肆意羞辱常识与逻辑,令所有做空者生不如死,捞君不是第一家。

港股前面有远比捞君做得更凶悍、更牛皮哄哄的案例——汉能太阳能。汉能设的局大到了一度令其大股东李河君成为当年中国的首富——你没看错,是 960 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首富,不是 700 平方公里弹丸之地的新加坡首富。

李河君把自己成功打造成一个行业模式的创新者与引领者,向全市场讲了一个完全颠覆科研与行业常识认知的故事:在全行业都认为薄膜路线没有任何优势与前景,并予以放弃的时候,汉能公司宣布自己研发的薄膜路线,其太阳能量转化效率,远高于晶硅路线。而且该路线只有汉能玩得转,市场巨大。

你信不信不重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专治不服。

在2015年5月20日瞬间崩盘前,筹码高度锁定的汉能太阳能,其市值一度冲到了将近 3800 亿。

它的曼妙身姿(股价)是这么走的:

在崩盘前,它的筹码集中到了什么程度呢?

没有卖盘。

你没有看错,卖盘档口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卖盘。

这导致的结果是,所有从基本面与常识面,去试图做空该公司的人,最后都会被 “局方” 轻而易举的股价拉升打爆。

在汉能股价崩盘前的一段时间,每日沽空量最少的时候只有 7 万股,做空金额 50 万,但这可是一只 3000 多亿市值的股票啊。

这不是人间最惨的。

人间最惨的是,你被打爆以后,你不得不在规定时间内,反向买入股票,平掉空仓,否则违法。

有没有更惨的呢?

有的。

你被迫打自己的脸,并不是最悲哀的消息。悲伤逆流成河的消息是,你在场内盘口,根本买不到货去平仓。

出再高的价,也买不到。

因为根本没有卖盘,一股也没有。

于是,香港(恐怕也是世界证券史上)最匪夷所思的奇观上演了:做空者被迫放弃尊严,低声下气去哀求做局者,在场外高价卖给他一些筹码(港股可以场外交易),用以平仓。

从此再无人敢做空,汉能封神。

问题是,这个世界,真有神吗?

神自己有的是钱,它不会来收割人间的。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这种 “凶局”,一层一层股价堆上去,靠的就是不断买股票,然后把买来的股票拿去券商抵押,券商根据抵押股票的市值打一个折扣放给资金,抵押的钱接着买股票,如此循环往复,一直把市面上的浮筹几乎买光为止。

这个游戏的致命点在于:券商为确保自身利益,所有这些抵押盘,都会根据抵押折扣率设置严格的平仓线。一旦筹码松动,股价下行,触及或击破下方的抵押盘平仓线,就会引起自动平仓盘的连锁反应,一层一层,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击穿而崩溃。

你问,都是 “兄弟”,约好的一起 “打江山”,筹码怎会松动?

股价(市值)越推越高,故事就越来越不容易匹配上,故事越难越难讲下去,亚力山大同志就会出现,人心就会散,队伍自然也就不好带,内部锁筹松动是必然的。

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利交者,利穷则散。账面财富远不如落袋为安,约好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的 “兄弟伙”,一定会有人开始提前兑现跑路。

最关键,“叛变革命” 的筹码,无需太多。只要能打穿最近一层抵押盘的平仓止损线,引发后续连锁反应,整个大厦就会轰然崩塌。

2015年5月20日,没有任何预兆,汉能股价瞬间崩盘,一泻万里:

没有人能跑得出来,所有参与者都成为了殉葬品。

包括做局者。

事发反常必有妖。

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从来不吸取教训。

很多人还活着,大概率是因为,这些人,从来选择站在常识这一边,站在时间这一边。


3


我是做交易出身的。海底捞这个故事,说实话,感觉并不比汉能、乐视性感多少。是不是一个局,是怎样一个局,故事能不能讲得下去,我相信市场会做判断。我自己没有能力,也并不准备做出判断。

我做了 23 年的交易员,我的优势是熟悉盘口。

K 线是这个世上最昂贵的图画,也是这个世上最实诚的语言——它的背后,都是真金白银在拼杀、博弈,它能提供你想要的所有信息。

从交易数据层面,我能做出的基本判断是:

1)海底捞筹码高度集中,集中度或超过港股史上绝大多数最知名庄股;

2)海底捞筹码在开始松动,看似稳若磐石,实际或危如累卵;

先看筹码集中度——我都用数据说话。

港股实行的是二级托管,查不到直接持股人与集中度,这点很烦。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假道伐虢,去抽丝剥茧,挖出背后的 “真凶”。这条道之一,就是席位托管数据。

感谢格隆汇勾股大数据网站(www.gogudata.com),那里有所有港股最详实最全面的席位数据。数据显示,前十大席位,合计占了海底捞 99.06% 的持股——这意味着,外面几乎没有什么浮筹:

在港股,这种集中度,也许不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一定是确定的佼佼者。

其中第一大席位 UBS,持股 84.19%——这无疑就是海底捞创始人张施两家的持股:

剩下的第一大席位是 HSBC 汇丰,最近的持股占比大约 7.55%:

这个席位的持股数在 4 亿股左右,最近一年,这个席位每天都只有极小量的变动,近乎 “卧底休眠”——大概率就是锁筹的兄弟伙或外部核心机构的持股席位了。

所以,光这前两大席位,就占了海底捞所有发行股本的 91.74%。

这个数据有多高呢?

我做了一个统计,单按照前两大席位持仓占比,从高到低排序,在所有 2000 多只港股(包括了那批市值极小、高度控筹,每天自弹自唱,专门用来收割零星散户的老千股)中,海底捞这个数据,排名第 20 位——而市场平均值,只有 38%。

除去前两大席位之后,然后剩下大约 3% 是港股通席位,其他剩下的几个前十的席位也只有 5.5% 的持股量——整个股权集中度之高,实已登峰造极。

再来看看第二个判断:海底捞筹码在开始松动,看似稳若磐石,实际或危如累卵。

我还是用数据说话。

首先就是港股通资金的决绝撤离。

当然,你得明白,港股通对一个有梦想的陆资庄股,意味着什么?

2015 年港股通刚开的时候,一个满心憋屈的哥们眼含热泪对我说:兄弟,你知道以前我做个港股的庄,有多辛苦吗?交易量又低,日复一日艰难收集筹码,等你要拉升了,一堆资金包括大股东都可能跳出来和你对着干,临时换汇调集资金又千难万难。现在有了港股通,你等着看,我分分钟打爆那些土鳖!

是的,不用换汇,不用把资金挪到香港就能买入股票的港股通,就是所有陆资庄股前期底仓卧底、后期四两拨千斤应急部队的快速通道。

这部分筹码(钱),除了极少数误打误撞,根本不知情就买进去了幸运儿,绝大多数,就是如假包换的离做局者最近、最贴身的钱——它们会拥有最优先级别的知情权、埋伏权,以及撤离权。

查这个数据并不难,格隆汇 APP 上每只个股下,都有其详实的港股通资金流向数据(见下图):

其中,红色线条就是港股通的持仓占比变化。

很明显,9 月开始,港股通筹码就开始了持续而坚决的卖出撤离。

对海底捞的普通持股者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春江水暖鸭先知,要知道,当年 2015 年,汉能的崩盘,就是从这部分 “私房钱” 的偷跑开始的。

松动的第二个证据,是认清真相的人民群众开始踊跃参军,无所畏惧地奔赴战场。

在港股,锁定所有发行在外筹码,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做空机制的存在,可以令市场上凭空多出筹码——除非市场上根本无券可借。

这部分不断冒出的 “新” 筹码,会永远游离在做局者控制范围之外,且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路径,唯一的办法,就是真金白银,靡费弹药死磕,不断强行拉高,逼爆做空盘。

问题在于,如果群众认定你的故事讲不下去,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而做局者的弹药,以及股价拉抬空间,是有限的。

故事、弹药也有涯,而做空筹码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沽空预警数据,从格隆汇 APP 上也可轻松查到。

数据显示,尽管做空者一批批被团灭,但却前赴后继,越来越多:

上图黄色,代表市场上空仓未平仓的总量。

随着海底捞的股价越来越高,未平仓总量也越来越高,而且每日沽空股数也不断上升。

事实上,对于高度控盘的股票来说,做空它是很危险的。今年 7 月份,海底捞未平仓空仓总量达到历史新高,超过 8000 万股。随后海底捞有钱任性,一波粗暴拉升,部分空头被打爆,被迫翻多回补,未平仓总量下降到了 6600 万股左右。

但这并未吓退空方。未爆仓的那些空仓,未见丝毫平仓迹象,而新增空仓数据,经过短暂下降,有开始迅速恢复、堆积。

即使那部分未平仓的 6600 万股,也占了总股本的 1.25%,足以引发任何连锁反应。根据格隆汇 APP 沽空预警的数据,空仓平均成本为 55.75 元,而海底捞周五的收盘价为 56.15 元,基本上已经在空头的总体盈利点附近(见下图):

这意味着,做局者又面临着不惜代价,死命护盘的大战——以现在筹码集中度与交易量,但凡击穿敏感线,引发哪怕区区一百万股的抵押平仓,股价就可能是一泻千里,不可收拾。

这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在高位不断有人下空单,做局者为了不让自己的融资盘爆仓,必须要时刻维持股价。

而近期海底捞从近期高点下跌已经有 10%,这是最需要护盘的时候,也是最容易看出做局者实力与境况的时候。

没错,继续看逐笔成交交易数据明细,尤其尾盘——这是研判筹码松动的第三维度数据。

如果故事还有足够讲的空间,如果还有足够子弹拉抬股价,如果筹码依然紧致,做局者会优哉游哉,闲庭信步。

但如果不是,而是各种逼仄,各种捉襟见肘,各种气喘吁吁,那就只能四两拨千斤,用最低成本,取巧做表面文章了。

但凡做交易出身的,一定都已明白我在说什么:做尾盘。

我们来看看最近几天海底捞尾盘的走势。

上周五:

上周四:

上周三:

所有基金经理都这么干过:身体虚弱,力有不逮,根本无法持久战时,选择在尾盘搞偷袭。

中文有两个词,“色厉内荏”,以及,“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表达的是一个意思。


4

尾声


希伯来语系有一句偈语:贪婪者的墓地层层叠叠。

无论做局者,还是跟局者,他们其实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贪婪者。

如果这是一个局,我一点不在意,也不好奇它的结局。

因为,

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

Long Bridge Securities Ltd is a New Zealand registered Financial Service Provider (FSP number: FSP600050), and is a member of the Financial Dispute Resolution Scheme, a New Zealand independent dispute resolution service provider.

All data and contents of the Long Bridge website (longbridge.global) are for investors' reference only. Before conducting investment activities, investors should fully understand the relevant products, clearly know their potential risks, and make rational decisions based on their own risk tolerance; and investors should be aware that all investment activities involve risks and investment activities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every investor.

Customer Service (Only for general enquiries):400-071-2688

0800 33 9033 / (09) 533 9033(New Zealand)

Support Email: service@longbridge.global
简体中文